作为省内的部属院校,山东大学每年的校长奖评选,都备受关注。校长奖是山东大学学生的最高荣誉,以研究生为例,山大22257名在校研究生,2018年获奖学生只有42位。突出的科研成果、优秀的综合素质是学生参评的重要砝码。近日,记者采访了其中三位获奖者,了解他们身上与众不同的“学霸气质”。

在实验室一待一整天

再次出门天又黑了

一身白大褂的“90后”张娅是山东大学临床医学院2016级内科学(血液病)专业博士生,师从临床医学院院长、山东省立医院血液内科主任王欣。在导师的指导下,张娅在非霍奇金淋巴瘤的基础及临床转化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。

“你看过电影《滚蛋吧肿瘤君》吗?女主角得到就是淋巴瘤,我的研究成果对这个肿瘤的诊断和预后评估治疗上都有很大的意义。淋巴瘤现在发病率越来越高了,成为最常见的肿瘤。”在说这段话的时候,张娅的面部表情发生了一系列变化,由对自己学术成果的骄傲,渐渐变得凝重。

2017年,张娅便针对自己的学术成果,在美国血液学年会上发言,并曾获两次美国血液学年会杰出成果奖Achievement Award。在外人看来,这些医学术语晦涩而艰深,但是在血液学领域,几乎所有的专家都将受邀在美国血液学年会上发言当作莫大的荣誉,甚至一整年里都在朝这个目标而努力。能够享有这个机会的人,也会迅速在同行中获得肯定和赞许。

“我所在的省立医院科教园,对面就是我们宿舍,每天早上天还黑着的时候,我就出门来到实验室,一待一整天,再次出门的时候,天又黑了。”张娅笑着说,实验室外,她见过最多的,就是黑天与黑天。因为是硕博连读,硕士研究生阶段临床轮转,博士生期间便一头扎进了科研。

医学实验,失败的次数要比成功要多,“比如做免疫印迹实验,一个完整的实验至少需要六七步,如果每步都完美做下来,至少需要一整天。”即便如此,张娅依然觉得自己幸运的,因为很多同学,科研课题还没有进行到实验的阶段,就在选定题目阶段夭折了。张娅也曾体会过论文被拒的挫败感,这在科研的道路上已经是常态。

读大四时只有110斤

做了三年科研增重50斤

“做科研最怕的就是两件事,一个就是头发变少,另一个就是肚子变大,你看看我的肚子。”马鹏程讪讪地挺了一下自己的肚子,笑着说。大四的时候,马鹏程只有110斤,而现在是160斤。“以前踢足球都是踢前锋的,现在只能踢后卫。”

马鹏程师从陈志军教授,是山东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2016级硕士生。2015年10月开始动笔进行科研论文写作,目前已经在CSSCI核心期刊发表文章近十篇,成为名副其实的论文“高产大”,他曾创下两个月内完成七八篇论文的记录。研究领域集中在是集团公司内部的合作与开发,以及文化控制管理等方面。

在大四真正动笔之前,马鹏程一字未写,将所有的时间放在了阅读文献上,从最初的一星期看一篇,到半天看一篇。“最初真的痛苦不堪,但也从未想过要放弃。”马鹏程在真正决定从事科研之前,曾经去企业实习过,体会了朝九晚五的生活,“我感觉将时间浪费在事务性的工作上没有意义,我希望能够做企业管理问题的解决者。”

但是,他写的第一篇稿子,是在导师的指导下与师兄合作完成的,历时3年才发表出来。2015年8月,马鹏程怀着忐忑的心情将自己的成果投出,收到修改意见用了1年,从修改到录用又花一年,从录用到见刊再花一年。这三年里,马鹏程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电脑前,对着修改意见一句一句地改。

马鹏程说:“从事科研,最怕收到的意见是‘创新性不够’,但是每次我都硬着头皮将修改意见看下来,慢慢修改。”被拒稿是常有的事情,马鹏程曾经收到过一个3000字的修改意见,科研热情一次又一次受到挑战。如今,马鹏程已经完全能够适应科研生活。通过学术来解决管理方面的问题,在他看来,那种成就感很难用语言来形容。

拥有六块腹肌的她

也是领域顶尖期刊作者

“别人知道我的生活状态后,都以为我不会是一个刻苦努力学习的人。”师从于浩海教授的晶体材料研究所2016级硕士生兰海潮身上所具备的,是与马鹏程不一样的学霸气质。一周3-5次的健身,每次都举铁两边各50公斤。兰海潮翻出自己的照片,记者能清晰看到她身上的六块腹肌。除此之外,街舞也是她生活的不可或缺,跳完街舞,她又能瞬间安静下来拉一拉二胡,目前拥有二胡十级的水平。

而这个别人眼中不像学霸的学霸,硕士在读期间,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两篇,其中一篇发表在影响因子为14.375的SCI一区,化学材料领域权威期刊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》(JACS),发现了一种综合性能优秀的中红外氧化物非线性光学晶体,可在科研、军事等领域有重要应用。据介绍,博士毕业一般只需要二区影响因子5的一篇文章就可以。

有时,当别人说兰海潮不是一个刻苦的学霸时,兰海潮也会觉得委屈。“我看过成摞的英文文献,实验过程中,一次次的配料、混合、烧料、测试性能。然后又生长晶体,一次次在晶体炉前守着屏幕,一盯就是一天。这样的日子转眼间已经流逝过去了几百个日日夜夜。看着还是不透明的料棒,到最后红着眼切出了一个透明的晶片,简直只想跳起来欢呼。”讲起这些,兰海潮淡定的脸上,第一次露出了兴奋的心情。

在兰海潮的计划里,科研或者学术,从来不是唯一。她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目标达成之后就给自己彻底放松的机会,旅游仅仅是其中一种休闲方式,“你能想到的地方,我几乎都去过”。

但光鲜的简历背后,从来就没有投机取巧。兰海潮的第一篇文章,为了赶在最后期限之前熬了三个通宵,那时她才发现,原来北方真的比南方日出早很多。“发表JACS论文的时候,编辑的修改意见以及做封面的邮件,都在临近春节时突然到访,大年三十我还在电脑前改封面图,我的家人都惊呆了……”

某一天翻相册的时候,兰海潮发现一个写满字的手掌,上面写满了各种概念:非线性、声子能量、阈值、非线性………那是导师第一次给兰海潮讲解时,刚来到激光领域的兰海潮,写在手掌上打算回去一个个查资料。“三年过去,我很庆幸能遇见这么负责任而优秀的导师和课题组,给予我知识的同时,还给我提供了充足的实验原料和完美的科研环境。”

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 记者 郭立伟)

首页体育